降息潮能否提振全球经济

社会新闻 阅读(1179)

DINIW.png

热点

自选股票

数据中心

市场中心

资金流动

模拟交易

客户端

证券时报作者:张文武

在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发布降息信号后,为应对经济下行压力,7月18日,四家中央银行不约而同地降低了利率。据不完全统计,今年18个国家的央行已降息,印度降息三次。在发达经济体中,只有挪威央行是特立独行的,并于6月20日采取了加息政策。在全球经济界,美联储7月底的加息一直是董事会的一个钉子,为其他经济体开辟空间以降低利率。预计在美国官方降息后,更多央行将加入降息行列,并将一波降息浪潮席卷全球。

每当经济下滑时,利率就会发挥重要作用。在增加经济增长压力的情况下,降低利率是政府使用的常用方法。当前的全球经济衰退风险主要来自美国保护主义引发的贸易争端以及英国缺乏协议和地缘政治恶化造成的地区冲突。世界贸易规模的下降导致全球经济增长下降,这是最大的不确定性。虽然美国去年迫使墨西哥和加拿大重新签署贸易协议,但新协议需要等待美国国会通过;美日关税谈判仍在进行中,没有明显进展;在6月下旬的G20会议上,中国出现了与美国贸易摩擦缓和的迹象,双方的贸易谈判小组已经开始重新参与,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达成协议。

在上述主要贸易谈判缺乏进展的情况下,出现了三个新的贸易摩擦阵线。首先,美国取消了印度的普惠制待遇,并被印度报复,要求对美国的一些农产品征税。其次,特朗普指责越南在美越贸易中获利丰厚。 7月初,美国开始对越南的一些钢铁征收456%的关税。第三,日本限制向韩国出口高科技材料和产品。这些事件进一步加剧了全球贸易紧张局势,给世界经济增长带来了新的不确定性。在不断的贸易争端背景下,降息的程度可以缓解经济衰退并刺激经济增长,这需要一个问号。

贸易冲突导致世界贸易结构发生变化。世界各行各业的企业都在寻找新的工业机会,他们需要支付额外的成本和成本。据中国海关统计,2019年上半年中国进出口总额同比增长3.9%,增幅低于去年同期的7.9%。除了整体低迷的世界贸易外,中美贸易摩擦的影响也是显而易见的。

从上半年中美贸易数据来看,中美贸易总额同比下降9%,中国对美出口下降减少2.6%。与此同时,日本,韩国,越南和台湾对美国的出口增加。其中,越南成为中国与美国之间贸易摩擦的最大受益者。今年上半年,该国对美国的出口增长了30%以上。

但是,这些国家和地区对美国的新出口总量不足以填补中国的份额。归根结底,这些国家和地区在成本和制造规模方面无法与中国竞争。由于中国是许多商品制造供应链的终结,中国也减少了对东亚和东南亚的进口,减少了对美国的出口。这些国家和地区对美国的出口增长并未抵消对中国的出口。减少。这表明全球贸易产业链发生了变化,但结果是贸易量下降,效率下降。这种贸易收缩对经济增长的下行压力不能通过央行降息来改变。

在2007年的次贷危机中,世界主要经济体中央银行的债务总额仅超过5万亿美元。仅12年后,债务规模达到21万亿美元。主要经济体的中央银行已经通过降低利率和释放流动性将全球利率推至极低水平。可以说世界是有史以来最低的利率。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跌破2%,日本多年来也结束了长期低利率,并进入了与一些欧盟国家相同的负利率时代。

超低利率大大增加了企业,居民和政府借贷的愿望。目前,主要经济体的债务总额已超过180万亿美元,是全球经济的两倍多。在利率已经很低的情况下,进一步降低利率对消费和投资的推动作用非常有限。除了引起金融市场的干扰外,经济增长的动力将大大减少。相反,在整体债务水平已经非常高的情况下,降息将刺激经济实体继续增加贷款,从而使债务水平继续上升并增加债务违约的风险。

在过去10年左右的时间里,美联储主要通过量化宽松政策向市场注入量化流动性,以刺激经济复苏。在美联储于2008年12月将联邦基金目标利率降至0.25%后,利率七年来保持不变。 2015年12月,美联储重新实施利率工具,启动加息周期,直至2018年12月,当时利率上调至2.5%。在此期间,美联储的利率政策基本上是针对就业和通胀,并通过观察这两个指标的趋势来修订利率工具。今年6月美国失业率为3.7%,前两个月为3.6%,接近50年来的最低水平。

尽管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同比上涨1.6%,低于市场预期,但核心CPI(不包括食品和能源)同比增长2%,好于市场预期。 6月份,零售额增长0.4%,核心零售额(不包括食品和能源等)增长0.7%。按年率计算,第二季核心零售额增长率达到7.5%,表现强劲。根据上述数据,美联储加息的原因还不充分。 6月下旬,鲍威尔在致外交关系委员会的讲话中表示,“货币政策不应过度反应短期情绪波动”,这也表明美联储当时的降息意愿并不强烈。

尽管有良好的就业和通胀数据,但由于贸易争端的增加,全球经济的下行压力给美国经济带来了更大的不确定性。美国制造业出现衰退迹象,第二季度下降2.2%,工业生产下降1.2%,这是两个季度的下降。受贸易纠纷,国内需求下降和成本上升影响,美国企业利润也在萎缩。特别是,企业投资将下降,设备支出将减少,这将对未来的经济增长产生负面影响。自去年下半年以来,10年期美国国债的收益率一直在下降。在此期间,政府的债券收益率已经逆转。市场认为这是美国经济整体衰退的前兆。

因此,当鲍威尔于7月10日在国会作证时,他对贸易紧张的不确定性和全球经济增长的压力表示担忧。市场明白美联储的降息是一个高概率事件。这也表明,除了特朗普的压力之外,由于全球经济增长的下滑,贸易摩擦给美国经济带来了更大的压力,这是鲍威尔转向鸽派的主要原因。至少就目前而言,美联储内部并不是一块铁,并且有很多成员反对降息。

目前,全球经济增长的压力主要来自贸易摩擦带来的不确定性。降息只能在修复或防止经济下滑中起到一定的作用,而且不能改变经济下滑的大趋势。为了让全球经济摆脱困境,有必要从根本上解决贸易争端。显然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汤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