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都被学生骂老不死的”!老师“害怕”惩戒学生了.....

国内新闻 阅读(997)

最近,山东日照女教师用课本跳过课,被教育局解雇后,媒体透露,陕西商洛的一名初中女生长期受到班主任的侮辱。然后,当地政府和教育局回应说,案件将得到核实和认真处理。所涉老师被取消了老师的资格。

有趣的是,两位教师都受到了严厉的惩罚,但惩罚的过程和舆论的反映完全不同。女教师击败了跳过课程的学生,并在被父母抱怨后迅速受到惩罚。几个月后,他们被加入了“黑名单信用记录”和其他处罚。舆论一直在争论女教师。在初中女孩的长期侮辱暴露之后,这个问题的老师在公众舆论升温和地方当局开枪之前都无法处理。

事件似乎已经解决,其余问题仍有待解决。为什么两起事件中主管当局的处理不满足舆论?其中一个原因是对类似事件的处理缺乏统一规定,这导致主管当局处理水平的波动,并受到外部因素的极大影响。在上一次事件中,由于被殴打学生的父母的不满,主管当局对“学习”增加了一些处罚。无法讨论工作的严肃性。就两个事件所涉及的教师纪律权力问题而言,经过这样的“满足”待遇后,教师的统治者更加不敢轻举妄动。学生们对于不同学科行为的性质也更加不清楚,学科效果更加无关紧要。

从根本上说,教师的纪律处分仍然缺乏法律参考。无论过去的经验或现有背景,欣赏教育和积极奖励都不能适用不同的行为特征和不同的学生个性。良好的教育效果确实需要合理的学科合作。然而,这种纪律处分既不是教师无休止的情感发泄,也不是学生身心健康的代价。最近,许多因纪律处分而发生的师生冲突敲响了警钟,明确了处罚范围和处罚形式,包括建立配套监督。该系统势在必行。教师的统治者需要几年时间,因此在法律中制定相关规范是当务之急。

法律赋予教师纪律处分权,这是对教师的尊重和对学生的保护。一方面,这意味着教师在传授知识的同时,敢于采取适当的纪律措施来规范学生的不端行为,可以缓解不可挽回的教育恐慌,促进传统的教育形象的回归;另一方面,纪律处分明确的权利可以避免不正当的纪律处分方法造成的身心伤害,并在纪律处分不当时提供法律保护。我们希望尽快将关于教师纪律权的立法提上议事日程,在法治的基础上,为全社会重建和谐的师生关系。

扩展阅读一:

不敢控制,不能管理?为什么教师不再给出“限制标尺”

教育领域的一些事件很容易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然而,人们倾向于关注教育部门的“发生了什么”,但很少关注教育部门的“没有发生”。

许多老师和有识之士都很清楚:近年来,面对学生的违规行为,教师们敢于严厉批评和适度纪律处分。

作为教育者曾经才华横溢的权利,教师的纪律权正在悄然丧失。人们不知道这一点,但他们必须承担后果:面对非法学生,教师不敢管理,不能管理,不想控制。

纪律权力的丧失导致了师生关系的扭曲,学校的欺凌行为没有得到有效制止。发生了教师打老师的现象.

“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教师是阳光下最辉煌的职业”.这些名言让无数老师感到自豪。但时代似乎已经发生了变化。当舞台不在舞台上时,守卫不在手中,当教育管理部门反复警告要小心谨慎,当你曾经阻止,“算了吧,不止一件事不到一件事“。失去纪律能力的教师感叹:面对学生,我们只教授知识,不教人。

不严格的管理意味着没有爱。失去学科教育的权利,它只是一名教师吗?

文字|李美娟王洋陈希元半月谈话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账号“半月谈”(ID:banyuetan-weixin),首次发表于2019年7月9日,最初发表于《半月谈内部版》2018,第5期,标题为《不敢管、不能管?教师缘何不再举"戒尺"》。

不敢控制,无法管理,不想管理

1

“决斗学生,我们害怕”

惩罚站长期不敢惩罚,批评也不敢沉重。只要父母遇到麻烦,学校大多处于弱势地位,然后老师被要求撰写评论并扣除工资。这是过去半个月江苏,山东和江西记者采访的数十名中小学教师的一般反映。

“学校在父母面前仍然很尴尬。”江苏一位小学老师告诉记者,一位同事没有完成作业,因为大部分学生都没有这样做,所以那些没有上课的学生在课堂后上课,然后父母去了。学校遇到了麻烦,最后同事们在学校会议上进行了审查。

南昌市28岁的汉语教师罗田田坦率地说:“如果教师规定学生要承担职业危害,那我就不能这样做。”老师选择明哲保护自己,因为一旦发生师生冲突,“错误”就必须是老师。

“在20世纪80年代,当一个统治者被演奏时,没有问题。社会尊重和教师教育的氛围非常强烈,但现在却没有用。当学生受到纪律处分时,老师自然会寻求安全感。 “南昌南市附近小红谷滩海滩学校六年级语文老师傅健感叹。

南昌市南家家小家山路校区执行院长王辉已经教学了近30年,他说,目前的师生关系不再纯粹。老师管理学生并保持警惕,无法张开手脚。最后一种方式是让父母来。

在采访南昌的一所小学时,记者听说一位老师匆匆拍了一个不遵守规定的学生,并挑起了老师。结果,父母,教育局和学校对教师施加了各种压力。最后,老师在父母的要求下向全班学生道歉。

“如果你热爱自己的生活,那么下一件事就会非常麻烦。”在采访中,老师的同事说,这件事伤害了老师的心。

如今,教师群体中存在着“无能为力”的感觉。他们中的一些人尽力避免困境,更不用说惩罚,以保持他们的整体体面。

2

谁被“不敢惩罚”所伤害

在记者的采访中,江西省一所小学的一名学生拳打脚踢,踢了他的老师。老师用“惩罚站立一会儿”来惩罚扰乱课堂纪律的学生,学生反应过度。学校的几位老师表达了他们的“冷漠”和“悲伤”。面对记者的采访,学校校长和老师都希望“冷静下来”。类似的例子并不罕见。

面对学生在校园或教室中的不当行为,教师往往不知道采取什么措施。许多老师感叹老师的职业不再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南齐师范学院附属小大山路校区的四年级汉语教师黄琦说:“我们现在只能教授知识,但我们不敢教如何成为一个男人。”

惩罚是维持教育和教学正常秩序的必要条件,也是每位教师的权利。教师不敢,不能,不想,教师只教,只伤害教师的尊严?

山东省滕州市东国镇新绪小学教师赵世锦说,有些老师并不关心学生的错误行为。虽然这些教师不会因非法管理学生而受到惩罚,但他们无法及时教育学生。学生的过错非常容易加强,不利于学生的健康成长和建立良好的教学秩序。

出生在农村的傅健认为自从他还是个孩子以来,他就不是聋哑学生。教师打架是很平常的事情。 “但我非常感谢老师。我今天的秩序感与中小学教师的严格管理密不可分。”傅健认为,孩子就像一棵树。除了阳光,雨水,温度和土壤,人们还需要修剪和切割,这样树就能长成一棵参天大树。

没有规则没有标准。在成长过程中缺乏纪律意识是现在儿童的常见问题。山东省济宁市第一中文教研室主任孙伟说:“有些事情让教师非常冷静。那么我们如何保护自己呢?我不在乎,最后一件事就是孩子受伤了“。来自南市的老师张世群说:“规则意识不是教师,而是社会。”

失去纪律处分能力的教育很难确保大多数学生的学习环境不受干扰。罗天天说,如今学生在课堂上吃瓜子,扰乱课堂纪律,教师经常受到抨击,学生敢与老师打桌子,尊重教师和教学的传统美德也随之丢失。

如今,有许多混乱,如“校园欺凌”。健康的教育环境需要多方代理参与和共同履行教育责任。为了实现良好的治理效果,将道德教育放在第一位,教师的学科权力对于发挥警示作用至关重要。

3

老师为什么不再引用“统治者”

王辉告诉记者,现在不可能说老师没有纪律处分权,但是“太弱了”。教师成为高风险行业,弱势群体是薄弱的。

教师纪律权力的弱化是什么?为什么现在的老师不敢提高“足球统治者”而不想提出“经典”呢?

独生子女的家庭教育缺乏正常的指导。傅健认为,现在独生子女的家庭很普遍,尤其是一群独生子女已成为父母。他们在原始家庭中形成的以自我为中心的意识在新的家庭孩子中继续存在,他们认为孩子不会受到一点伤害。事实上,对大多数教师的惩罚不是一种伤害,而是一种爱。王辉认为,由于代表性过高,认为儿童的成长是非常不利的。有些孩子从小就被宠坏了,对压力的抵抗力很弱,有些孩子从家里带走,跳下建筑物作为对付父母的方式。

幸福教育深深扎根于人民的心中,社会不再容忍教育惩罚。近年来,许多人巧妙地不再认识到教育惩罚是必要的手段。学习似乎应该是幸福的。教师只能忠于学生。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些学生对教师缺乏敬畏。南昌市第28届物理老师严国安说,有些学生不会把老师放在眼里,也不会害怕老师。 “我不是因为学生而死。”

一些缺乏职业道德的教师案例被舆论放大,削弱了教师的权威感。不可否认的是,现实中有一些教师素质低,缺乏职业道德:有些是赚钱的,有利于教师的位置向学生出售产品,有的要求和接受父母的财产,有的是不要谈论课外课程。巨额的学费,以及愿意给学生一拳,甚至是性侵犯的意愿。经过这些案件的频繁曝光,在网络舆论的放大效应下,人们很容易对教师群体产生负面印象。因此,一些教师认为他们没有足够的信心,也无法行使纪律处分权。

社会,家长和学校很难达成共识。南昌教育科学研究所研究员胡健表示,家长应该对适当的教育和纪律给予一定的理解和支持。健康的师生关系需要共同努力。济南圣福实验小学校长高红艳认为,教育纪律应该有更多的共识,即教育惩罚不是非人,反教育,落后教育,而是现代教育的一部分。只有社会,家庭和学校有效结合,才能教育下一代中国。

学科规模很难掌握。南昌市第28中学语文教师孙海东教授近40年。他认为有必要按照心理学和教育规律来训练纪律。但是,如果它不科学,它将被滥用。有些老师认为惩罚等于惩罚,甚至等于打学生,也会简单而粗鲁。为了使惩罚有效和规范,教师自身的教育质量应相应提高。一些孩子接受了惩罚之后,他们被公众接受,心理上的伤害实际上就被破坏了。惩罚和鼓励的结合使孩子更容易接受,教育效果更好。

http://www.sugys.com/bds2v/RRotb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