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渝城市群发展存在哪些问题?该如何破解?听李后强怎么说

国内新闻 阅读(895)

1564030220487.jpg

四川省决策咨询委员会副主任,四川省社会科学院党委书记,教授,博士。根据四川省社会科学院的说法

四川新闻网成都7月25日电(记者陈琳)7月25日,“中国第四极世界城市群”2019年成渝经济区发展论坛在四川省社会科学院召开。半个月前,重庆市党政代表团访问四川,两地领导人就促进四川与重庆在成都经济社会发展中的全面合作进行了探讨,促进了四川与重庆的合作。深化现实,共同建设内陆开放型经济高地。达成了共识。此次论坛是为了落实中央政府在成渝经济区建设和成渝城市群决策和部署方面的具体行动。

据四川省社会科学院党委书记,四川省社会科学院党委书记李厚强,博士生导师李成强介绍,成渝城市群是为数不多的“双核”城市群之一。椭圆形的城市群“在世界上。在东南亚等国家和地区开放边境。到2018年底,成渝城市群占地面积18万多平方公里,常住人口近1亿。地区生产总值5.63万亿元,占全国总量的1.93%,6.89%和6.25%。李厚强认为,从城市规模和经济活力的角度来看,成渝城市群无疑有可能成为中国的“第四极”,并希望发展成为世界级的城市群。四川和重庆必须真诚合作,在国家协调发展战略中主动,相互补充,共同发展。

借此机会:

中央重视“前所未有”,国家战略“多重叠加”,川渝合作“逐步进入良好环境”

李厚强在论坛上指出,自古以来,成渝“一家”,生活在长江,共享一条河流,一脉相象,文化同源,地域相同,经济同性恋。随着国家重大战略的调整,经济地图的重建,产业转型升级,大力推进绿色可持续发展,成渝城市群的高质量发展面临着重大的历史机遇。也就是说,中央政府重视“前所未有”,国家战略“多重叠加”,四川与重庆的合作越来越好。

自中共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就四川和重庆的工作发表重要讲话。他从战略和整体的角度,对四川和重庆新时代的发展赋予了新的重要使命。今年4月,当习近平总书记视察重庆时,他敦促成渝城市群加速发展。《国务院关于依托黄金水道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的指导意见》指出,它促进了成渝城市群的一体化发展,优化了长江沿岸的城市化模式,科学地指导了长江沿岸城市的发展,创新了城市化发展的制度机制。今年3月,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发布了《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其中成都 - 重庆城市群与京津冀城市群,长江三角洲城市群以及广东,港澳城市并列聚集,并提出实施成渝城市群发展计划的坚实后续实施。评估和研究提出了支持成渝城市群高质量发展的政策措施,促进了新的重要增长极的形成,并引发了对中国经济“第四极”的热烈讨论。

成都和重庆是西部地区的两个大城市和国家中心城市,是实施西部大开发的重量级城市。李厚强说,成渝城市群的发展不仅可以促进西部地区的经济社会发展,也可以扩展到外部世界,加强与其他地区的合作。从与西部地区的关系来看,成渝城市群是西部大开发的重要平台。它有两个国家创新型城市,重庆和成都,以及绵阳国家科技城,预计将成为西部创新的驱动区。

随着“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成渝城市集团可以成为新时期对外开放的前沿。它可以充分利用国内外市场和资源,加强与广大欧亚市场的经贸往来,深入参与国际经济合作。竞争。新欧洲和荣欧新国际频道的建立为成都城市集团融入欧亚市场提供了便利和可能。不仅如此,成渝城市群聚集了长江上游的优势资源,依托长江经济带,一条与东部和中部地区紧密相连的黄金水道,有效地进行产业转移。在东部地区,促进先进工业和生产要素的积累。成渝城市群是“一带一路”和“陆海新航道”建设的交汇点。这是促进长江经济带协调发展的重要战略支撑,也是推动新型城镇化进程的重要示范区。它具有重要的发展机遇和影响力。承担着重要的使命。

李厚强看到,成都和重庆从过去的“框架协议”和“备忘录”转变为更多的“具体方案”和“具体项目”。各种合作更加务实,城市群的发展“逐步好转”。与此同时,成都实施的“东进”战略使重大项目布局继续向重庆东移。西部城市已成为重庆工业化和城市化最活跃的地区,其向成都的“西部”发展是显而易见的。进入西方,发展相反的方向,“双星”闪耀,充满无限可能。

找出差距:

仍然存在五个主要问题,如缺乏城市规模和严重的内部同质竞争。

尽管有许多优势和巨大的发展潜力,但仍有必要清楚地了解成都城市群与世界级城市群之间的客观差距。李厚强说,与世界级城市群相比,成渝城市群仍然存在城市规模不足,内部同质化竞争严重,城际交通联系不畅,创新力量差距明显,缺乏的问题。区域协调机制。

他进一步分析,世界级城市群的中心城市,次中心城市和节点城市一般采用梯队布局的形式。除了成都和重庆达到数万亿的规模外,仅四个城市的GDP就超过了2000亿元。 “双核垄断”导致了“中央崩溃”的格局。此外,澄城城市群城市之间的同质竞争严重,大多数城市没有比较优势产业,工业同构现象愈演愈烈。例如,成都和重庆都使汽车制造业和电子信息产业作为配套产业蓬勃发展,产业竞争激烈,在一定程度上扭曲了资源配置。此外,澄城市集团交通设施建设历史较低,城际快速铁路建设尚处于起步阶段。城市高速公路之间没有“网络”模式,阻碍了人员,物流和信息流的顺畅流通。

创新的力量是衡量城市群活力的重要指标。然而,李厚强发现,根据路透社《2018全球最具创新力大学排名》,成渝城市群没有一个进入前100名。这表明成都城市群与世界级城市群之间存在巨大差距。创新能力,吸引高层次人才引进和引进新技术存在明显缺陷。

此外,成渝城市群的跨区域协调机制尚不完善。虽然签署了《关于推进川渝合作、共建成渝经济区的协议》,但政府层面的合作机制仍然大多处于形式,区域分工和利益分配的调整较弱。

整合力量:

实现思想,机制,利益和保护四大突破

尽管存在差距,成渝城市集团可以在竞争中合作,合作共赢,共同打造成都世界级城市群。李厚强认为,关键是要整合两地的优势和资源,突破现有利益,充分释放双核椭圆的张力,加快建立世界一流的成都城市群。中国的“第四极”。

怎么做?李厚强建议,首先,我们必须在思想上取得突破。将以成都为基础的城市群建设成为世界级的城市群,不能受现有经验的束缚,也不能受到传统思维的限制。如何将成都和重庆的“拔河效应”转变为“丈夫效应”,如何将成渝城市群的“哑铃结构”变为“橄榄结构”?关键在于我们能否打破“流域意识”,用非凡的勇气,勇气,智慧和心灵,以开放的思想和创新的思路,解决成渝协调发展的瓶颈。我们必须具备“全球思维”,敢于基准,借鉴世界中心城市群的发展经验,享受全球人才,技术和资本,共同建设城市群。

建议是实现机制突破。李厚强指出,要建设世界一流的城市群,有必要借鉴长三角,京津冀等城市群的合作协调机制,加快建立区域性体制机制。积分。积极建立成渝城市群协调组织,召开重大领导联席会议,建立健全成渝城市腹地横向协调机制,建立城市与城市轮流联合会议制度。县作为成员。积极构建成渝城市群在城镇,交通,能源,工业等领域的合作机制,实现统一规划,制定标准,建设和共享;提高城市群公共服务一体化水平,促进城市间医疗,教育,社会保障与标准互认;加强市场监管,税收,知识产权和环境监测等领域的城市群内信息共享和联合执法。

“实现利润突破。”李厚强表示,建立一体化利益共享机制,打破地方保护和市场细分,是共同建设世界级成都城市群的关键。建立高效协同的产业集群体系,引导成都,重庆“双子座”,实现主导产业差异化。周边城市应积极寻求“二核”城市分工和错位发展的发展机遇,形成城际产业。合理分配和产业集群或综合产业链的上游或下游联系。有必要探讨成渝城市集团投资基金的设立。各市将投入经济总量,引导城市群吸引投资,共同投资,制定科学合理的GDP价值和税收分享方式,有效避免“相互拆迁”和“共同价格”。建立跨城市生态补偿机制,促进长江,嘉陵江流域生态环境和大气污染物的联合防治。

与此同时,我们也必须在保护方面取得突破。李厚强指出,建设世界一流的成都城市群不能脱离强有力和非常规的保障措施,主要是项目,资金,规划,产业和人才。要确保成渝主干带的建设,积极争取国家加大对成渝主带工业,交通,能源,水利等重大投资项目的支持力度。在主轴上,依托川南和滇西城市群建立“川西新区”。 “,把它建成成渝城市群的”第三极核“。有必要确保成渝城市群的规划和定位,并按照区域一体化,土地利用,工业的概念布局,城市建设和生态保护,制定“四位一体”理念,引入“深圳城市群空间布局规划”,有必要保证成渝城市群要素的支持,问题成都 - 重庆城市群建设的特殊政府债券,允许高层次人才在成渝城市群自由迁移和定居,探索农村集体建设用地和城乡建设用地增减的指标。集团交易。

本网站(平台)发布内容的知识产权归四川新闻网传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和/或相关权利人所有。未经许可,禁止重印,摘录,复制和镜像等任何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