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AI搜索自杀高风险者 这群人一年多义务救下662人!

国际新闻 阅读(1981)
?

2019-09-06 15: 55: 14

资料来源:长江晚报

作者:$ {新记者的名字}

主编:左升旦

2019年9月6日15: 55来源:扬子晚报参与互动

使用AI搜索高风险自杀该人群有义务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挽救662人!

黄志生教授参加了在南京国际博览中心举行的心理健康会议。

今年2月20日,《自子晚报》报道了南京大学生卢小康(化名)在微博上道别,吸毒并割伤了手腕自杀。陆小康的信息受到一支神秘团队的监视和警报,陆小康得以保存。子牛新闻记者了解到,这个神秘的团队名为“树洞行动救援小组”(以下简称“树洞救援小组”),由人工智能专家,精神病学专家和志愿者组成,是一名中国科学家,美国自由大学教授荷兰阿姆斯特丹,东南大学客座。黄志生教授发起成立。他们使用人工智能在社交网络上搜索高风险自杀并根据风险水平采取行动。自去年成立以来,该小组已有效拯救了662人,几乎每天都在进行激动人心的救援。

子牛新闻记者任国勇地图访问者

这群人救人

会议刚刚结束,每天都组织了一次营救和令人兴奋的故事

8月30日下午,现年50岁的黄志生教授在南京国际博览中心参加了一次心理健康会议,休息了一段时间,接受了《子牛新闻》的采访。

17:30,《子牛新闻》记者陪同黄志胜教授参加了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定医院院长王刚主持的报告会。

会见后的18:30,黄志生在18:23见到天津救援总队李兴德求救,发现一名深圳妇女关某在成都一家旅馆服药自杀。

18时34分,黄志生立即通知四川救援队,并组织了救援队。

18时35分,四川省救援工作负责人李兴德先生和李洪先生分别从天津和北京向成都警方报警。由于成都有9家同名酒店,上海的张自顺在此期间打了个电话,逐一检查酒店。

19:21,成都的马正宏老师和王学明老师立即介入了救援行动。

20时15分,王学明代表蜀东救援队与医院联系,并预支了400元救援费。

在21:00,医生说关某没有自发呼吸,并使用了呼吸器进行急救。

31日00:00,医生说关某恢复了自发呼吸。

黄志生于31日早些时候在蜀东救援团微信群中说:“由于医院和成都警方的密切合作,救援工作非常成功,令人兴奋。如果半小时后,关可能无法生存。 “。

9月1日22:46,黄志生紧急喊道:“一名妇女计划傍晚飞到张家界,在张家界的玻璃桥上自杀。谁参与了张家界的救援工作?”很快,他们得到了小组的回应。

9月2日7:14,来自Ziniu的记者在微信群树洞穴救援任务中看到了它。黄志生告诉该组织:“有人介入了对张家界的救援行动。警方找到了那个人。谢谢大家。”

9月4日,黄志生向参加救援的队员表示感谢,并介绍了救援过程。最初,吴仪发现吴女士(胡华)从南京飞到张家界,准备在玻璃桥跳桥自杀。庆子先生、连义子老师等参加了救援。徐福林老师介绍张家界市心理协会梁定钊和赵东加入救援。梁定钊老师协调与张家界警方联系。梁定钊和警方连夜搜查,于9月2日在酒店找到吴女士。在警方和梁先生的耐心劝说下,吴女士放弃了自杀计划,返回南京。

就这样,用黄志生的话说,“树洞救援队每天都在演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正因为如此,两家影视公司正与他谈判,准备拍摄一个救援电影故事或电影。

目前已有400多个救援队,获救的病人也加入了救援队伍。

在树洞救援组的微信群中,紫牛新闻记者多次注意到,救援队已在全国多个城市展开救援行动,近期的救援也多次被媒体报道。

黄志生说,树洞救援队每三个月统计一次数据。在2018年7月,它投入运行,直到12月27日。树洞救援队通过人工智能在互联网上搜寻自杀者,并向282多人(次)提供网络援助。137多人(次)被有效救出并暂时停止。他们的自杀行为。团队成员210人,其中精神科医生40人,心理学家40人。截至2019年8月初,蜀东救助组成员增至400余人,向1436名自杀者发出“关注信息”,有效防止662人自杀。

“在400多人中,有60多名是国内精神病学或心理学领域的专家,而70多名是受过训练的心理咨询师。”黄志生说:“其他志愿者是由大学的师生组成的。人们是医学或计算机科学专业的学生或老师,有些人患有抑郁症,有些人有自杀经历,有些人甚至被树洞救援队救出。他们认为他们现在所做的可以挽救生命。他过去的经验说服了其他自杀者取得了更好的结果。”

以前,一名高中女生曾联系黄志生成为志愿者。当时,黄志生以为她还是一名高中生而拒绝了。但是,令他感动的是高考结束后的第二天。女孩再次联系他,说:“高考结束了。我不再是高中生了。你让我当志愿者!”

开发“树洞机器人”以在线筛查自杀者

“人工智能是一门应用学科,也就是说,它必须与特定问题结合起来。我们长期以来一直在关注如何将其应用于医学。”黄志生,计算机专业,从1985年开始从事人工智能研究,到2012年至今。开始关注心理健康。 “为了更好地将人工智能与医学结合起来,我研究了医学院的大部分课程,尤其是心理健康方面的课程。”黄志胜发现,心理健康的主要原因是抑郁症,而15%的抑郁症患者死于自杀。

2018年3月,他在互联网上看到有关“树洞”的报告,发现“树洞”中有很多沮丧的人。传说在古代,那些有秘密并希望在心中倾诉的人到森林里寻找一个树洞,以倾诉秘密。

2012年,一名来自南京的女孩因抑郁而自杀。她发行了“披披发时机”。 “我有抑郁症,所以我会死去。没有重要的原因。你不必担心我的离开,再见。”从那时起,这个微博客已成为许多抑郁症患者的“树洞”。当他们安静的时候,他们来这里聊天。

为了照亮夜间抑郁症患者,黄志生开发了一种“树洞机器人”,该机器人可以自动筛查社交媒体中具有明显自杀倾向的人的“树洞”。更新后,第四代树洞机器人004当前正在运行。他将风险级别分为10个级别,并根据语义技术分析了自杀倾向的级别。通常,机器人的等级是自动发出的。机器人会自动发出预警。他们需要人工干预。如果没有达到要求,他们通常不会打扰他们,但会继续下去。请注意。

混淆

有时会被自杀家人误解

也很困惑

子牛新闻记者问他,山洞救援队将面临哪些困难?作为人工智能专家,组织志愿者每天拯救人们时,您是否有很多负面情绪?

“肯定会有一些困难,并且会有负面情绪。主要有两个方面。首先,我们没有钱。资金全部由我们自己支付。志愿者的票价自给自足。其次,救援是冒险,往往无法获得。父母的理解,救援失败甚至可能导致法律风险。”黄志胜说。

例如,他说,最近的树洞救援队将重点放在东北的一名妇女翁小云(化名)上。她是一所大学的研究生。她有一个很好的家庭,出色的成绩和美丽的人。过去,一个没有学历的年轻人追求她的高调追求。在校园里放一根心形的蜡烛让她感动。翁小云无视家人反对嫁给他。但是,丈夫出轨没多久,这件事使她深受打击,她自杀了。翁小云在互联网上透露了丈夫跳出建筑物时出轨的情况。树洞救援队迅速监测了事件并报警。树洞救援小组也联系了他的家人,但她的家人认为树洞救援小组不是一个正式的组织,不愿接人。警察认为这种情况不足以采取措施,因此此事一直存在,危机并未解除。

黄志生说,很多年轻人都是十几岁、二十几岁的孩子,大多数家长认为孩子没有抑郁症问题,更别说自杀了。在他们看来,身体遭受的是肿瘤,受伤的是疾病,精神障碍的是疾病,孩子们今天面临的压力,他们不认为是压力。”人们患癌症时会得到同情,而很多人患的抑郁症却不被理解,甚至被认为是矫揉造作。”黄志生说,上一代人根本不理解,或者认为孩子装病逃学。这两代人在心理健康方面确实有很大的不同。

坚持

不要忘记坚持公益的初衷

拒绝与经济利益挂钩

黄志生把新加入的志愿者分开进行专业培训。前20节课是由国内一些精神科医生通过网络直播的方式进行的。讲座也是免费的。有一次,一家网上医院找到了黄志生,希望通过人工智能技术在网上向抑郁症患者销售药品和心理咨询服务。黄志生当即拒绝了。

黄志生呼吁社会各界关注帮助树洞救援任务。目前,树洞救援任务主要由两个微信群组成。他还希望该组织今后成为一个正规的民间组织。许多树洞营救队的志愿者称营救对象为树洞婴儿的长期关注。他希望将来能创建一个人工智能护理中心,主要功能是对舒东宝宝进行康复和职业培训,以及培训在线心理辅导师,同时仍然坚持公益性。

[编辑:左圣丹]

更多精彩内容请输入社会新闻

>;社会新闻选择:

模仿“自制爆米花”视频事故谁应该为死去的女孩负责? 不再“禁食”媒体:迪斯尼的运作是“没有损失”广西“ 95岗”男老师:“国王之王”和上海迪斯尼:游客将能够自备食物携带食物进入花园[漫画]“我前世做了什么,我想陪我的宝宝写作业……”两个部门:加强对学校和周边地区食品安全隐患的调查救人的大火不幸地牺牲了自己的妻子:我不能忘记他。大火的背后,担心被骗得太少,警方没有提起诉讼,年轻人决定干脆“多一点”。 p>